杨志彬:民办幼儿园生存艰难 强烈呼吁政府出台政策帮扶民办园

时间:2020年04月17日 来源:中国经营网 浏览:230

字体放大字体缩小


       突如其来的疫情犹如飞来横祸,给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带来前所未有的困难,民办幼儿园更是雪上加霜。

       目前全国半数左右的民办园很难支撑到5月份,特别是开园三年左右的近两万所民办幼儿园因为投资大、欠债多、近3个月无收入,面临教师工资、房租、还息还贷、开园无期、上级政策多变、领导冷漠等诸多经济与精神方面的压力,让幼儿园举办者感到前途渺茫和无助。

       近日,我通过对民办幼儿园的调研采访,了解到部分幼儿园和举办者正举步维艰,急需相关部门给予政策和资金方面的帮扶,来渡过难关。       

       西部地区A园长:400万元债务、每月3万多元利息无着落

       A园长五十多岁,2006年7月在村里办了幼儿园。当时国家政策好,农村人让孩子接受学前教育的积极性越来越高,入园的孩子越来越多,2011年在全省率先购买了河南宇通标准校车,接送孩子上下园,老伴以前是汽车兵,十分专业,确保安全第一,从未出过事故。随着幼儿园事业快速发展,他们感到老园的条件不符合时代要求,想让村里的娃也能有一所漂亮的现代化幼儿园。

       村边有一个废弃了20年的砖厂,早已变成了垃圾场,周围居民对环境污染十分不满,为此经常上访。他们向领导提出租用这块地建园,既解决了环境污染问题,又发展了学前教育,一举两得,得到领导支持。

       老伴是全市有名创业劳模,前些年办园也有结余,他们拿出几十年全部积蓄,卖了两处房,再贷款400万元,总共投入1600万元,经省设计院设计,2018年5月,一所当地最好、全省一流民办幼儿园拔地而起。幼儿园占地15亩,建筑面积6000多平方米,地基深四米,全部钢筋结构,整体水泥浇筑,可防七级地震。幼儿园教学楼、多功能室、专业教室、养鱼池,喷泉池、绿化带、操场、玩耍场地一应俱全,水果树木和蔬菜花草满园。农村的孩子们享受到比城里孩子还要好的优美环境,有一个快乐而又美好的金色童年,实现了“人生中干的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的梦想!

        A园长目前最大的困难就是资金问题。为了建园,之前分别在富登银行、邮政银行、中国银行贷款,5月中旬先后到期,再加上未付完的工程款和工资款,共背负了400万元的债务。幼儿园在疫情前有四百多孩子,现在不能复园,几个月没有收入,每月要还3万多元的利息,令他们苦不堪言。

       求助教育局,无办法解决,求助于县长,连面都没见上,转让没人要,给市领导写求助信,久久没有回复。她四处奔走求助,七十岁的老伴每天没日没夜地干,种菜卖菜,尽最大努力还款,因为不想带着债进墓地。当初他们建造这所幼儿园,领导满脸笑容,甚至要求把孩子转给公办园点儿,现在有困难,没有领导伸出援手,只有一句话“上级没政策”。有的亲戚说:“活该!谁让你们放着舒坦日子不过,一定建最好的幼儿园?”

       “是啊,有谁认可我们建园是为了孩子,不少人背地里只说我们为了挣钱。我们现在就是罪人!真是自讨苦吃,日子怎么过?” A园长说。

       中部地区B园长:政府补贴只发放过一次 找主管部门盖章像“撞大运”

       B园长是有二十多年教龄的老园长,她的园是小型普惠园,一百多个孩子,五个班。2018年政府按每班四千元的标准补助了2万元。她想这也挺好的,虽然收费低了,但是国家给补贴,还配备一名保安,日子也过得去。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政府补贴迄今为止只发放过这一次,2019年到现在一分钱也没有了。

疫情中不能复园,没有收入,但是她不愿意亏待跟了自己十年的老师们,基本工资要发,还要交房费。“普惠园为什么还要交房租?” B园长说,幼儿园虽然是政府的产权,但不是小区配套园,所以每年9万元的房租是必须照交的。

普惠园的名字是挺好听的,但是每年各种检查很多。年检除了常规资料检查还有办学水平评估检查,一个月搞两套指标资料。民办园和公办园不同,没有专门人员填写各种报表,一人多职,常常加班到很晚。B园长认为,加强管理是对的,但是朝令夕改真让人受不了,比如2018年上级要求9月下旬开始就要求老师和孩子吃一样的,要制定陪餐制度,要有陪餐记录。但是现在检查突然要求师生分开就餐,头天发通知,第二天就要查,幼儿园不得不连夜加班重新填表记录做假材料。虽说都是领导,但一个领导一道令,干部说假话,百姓奈若何?民办园长感到民办园的生存和发展都好难。

       普惠园年检更是一道关,年检就是过关。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年检材料需要教育主管部门盖章,跑了多少趟都盖不来章,不是因为领导有会不行,就是因为领导学习不行,再不就是领导外出检查工作不行。申报表需要三位领导审查签字,负责年检的领导要签字,分管副局长要签字,正局长最后审查再签字,三个签字要跑好几趟,因为三位领导不是天天同时在单位。又不能预约统一办理,只有撞大运。民办园办事难,门是不难进,就是领导看不见。

        面对严重的疫情,B园长周边的一些民办幼儿园坚持不下去了。幼儿园园长们担心,在教育部2020年“公立园在园幼儿数占比50%”的指标下,民办园生存会更加困难。

       民办园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一点都马虎不得,又挣不了多少钱,温饱而已。在公办园是家长求园长,在民办园是园长求家长,但公办园工资照发,民办园工资没人管,B园长感到心力憔悴,很累很累,也多次想退出。

       “但如果不办,转给谁?这种小园没人要;自己不干了,那些老师怎么办?不是也要失业吗?老师失业,孩子怎么办?实实在在是欲干不能,欲罢不忍。” B园长感到进退两难。

        北部地区C园长:有了幼儿园却没了家 希望政府能看到民办幼儿园举办人“火热的心”

        1985年,C园长是幼儿园代课教师,1989年回归学校任教,2005年因学校生源不够,不给开工资,2012年她在家乡开办了一所正规幼儿园。2016年看到自治区普遍盖幼儿园,C园长激动得不行,心想:我们乡下娃可算能在屋里上卫生间了,刮风下雨的时候能在活动室玩耍了。

        为了争口气,为了给家乡父老的孩子建一个好幼儿园,为了圆自己一个梦,拿出全部积蓄,拿出儿子结婚的专款,又借贷八十万元,建了一个合乎国家要求的幼儿园。

       为了节省开支,C园长身兼数职,哪个岗位缺人就到哪儿顶岗。锅炉工的岗位是最辛苦的,冬天北风刺骨寒气袭人,飞雪像刀子一样打在脸上,她凌晨五点就要起床走到幼儿园烧锅炉。寒冷的气息是常人无法想象到的,可是再苦再难她也心甘情愿,一看到孩子们的笑脸,所有的疲惫、委屈都会通通抛开。孩子的快乐就是C园长生命的全部!

       但好事难从人愿,原想奋斗三四年是可以还清贷款的,没料到一个又一个困难接踵而来,把她推到悬崖边。

       第一个困难是“幼儿园得不到政府一点帮助”。她的园是正规园,30里路以外有一所公办园,路途太远,孩子入园很困难;在8里路远的地方政府新盖了一所园,一是条件差,二是家长不信任,开园后没有孩子去。C园长的园收费低,老师对孩子好,特别受家长欢迎,周边5个自然村的适龄儿童基本上都在这里入园,而且绝大多数孩子都是C园长教过的学生的孩子。但是村里适龄儿童少,都入园也不够60个孩子,上级规定小于60人的园不能成为普惠园,不进普惠就没有理由申请补助,政府也不会补助。孩子就那么多,为什么不能按孩子实际数量给补助,非要死死咬住60个? C园长怎么也想不明白。

        第二个困难是“没有正规贷款渠道”。C园长是在自家宅基地建园,根据国家政策,农村房不能做抵押物贷款;自己年龄大了,超出了规定的贷款年龄,正规个人贷款也不行;唯一的出路只有私人高利息贷款,压力可想而知。

       第三个困难是“政府对民办园的帮扶不足”。C园长认为,国家花大力气帮扶很多行业克服困难复工复产,比如对小微企业、个体户、困难户等都有帮扶政策,对刺激消费也有政策,但支持帮助民办幼儿园的政策却很少,部分地区甚至没有任何帮扶。面对幼儿园的求助,教育局说“没有给民办园的明确政策,我们不好办”。“主管部门都不管,别的部门就更说不上了。” C园长说。

       C园长说:“因为我的幼教梦,当初给老公画了一幅美丽的图画,告诉他几年就可以还贷,虽然不能挣大钱,吃饭还是没问题的。哪想到现在债主轮番上门,吃饭都成了问题,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老公一跑了之。尽管儿子坚定支持鼓励我,老大不小的也不处对象,就惦记如何帮我还利息还贷款,努力开拓挣钱,但是杯水车薪,谈何容易。”

       C园长在信中写道:我每每在床上以泪洗面,不知道身体还能不能坚持下去,就为了这个所谓的事业,因为爱孩子,有了幼儿园,没有了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谁能理解我们这些爱幼教爱孩子的民办幼儿园举办人?

        虽然现在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只是睡有一张床、餐有一个馍,虽然有人叫她傻子,C园长表示也要坚持到最后,因为她爱孩子,爱她的幼儿园,喜欢这个职业。“走到今天这一步,砸锅卖铁都认了,深信政府能够看到她那颗火热的心,早晚会拉他们一把。因为在这个地方,孩子不能没有这个幼儿园。”

      

       建议:国家出台专门对民办园量身定制的帮扶政策

       三位园长的真实故事是千百万民办园长疫情下生存现状的缩影,他们已经到了生死存亡最危险的时候!急切祈盼着政府的紧急救助,帮扶民办园迫在眉睫。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是包括全体民办幼儿园规范发展的指导方针,今天同样应该给予全体民办幼儿园政策上的支持,经济上的帮助,而不是只局限于少数民办园的部分支持与帮助。目前只有北京、上海、浙江省等十二省区市出台了相关政策,不足全国省会城市数量的1/3,涉及的民办普惠园数量不足民办园总量的15%,剩余85%的民办园不应该排除在外。民办幼儿园在提高我国幼儿园毛入园率、提供普惠学前教育上做出了重要贡献,政府救难的时候同样应该一视同仁,希望教育部能依据民办园的实际困难对民办幼儿园给予支持!

       民办园是民办学校中的小微企业,是民办非企业中的特殊行业,是国家学前教育事业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有人说“办民办幼儿园的人是钻了国家的空子,就是为挣钱”。但其实不然,单纯为了挣钱而办园的人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人是积极响应了国家发展学前教育的号召,是急政府之所急,解政府之所难。三位园长活生生的事实说明他们办幼儿园是为了国家学前教育事业的发展。他们如果不投资幼儿园也可以生活得很好,或者挣的钱更多,为什么放弃舒坦的日子不过,舍家借债,自讨苦吃?在挣钱与让更多的儿童受到更好的学前教育之间,显然办学者选择的是后者。

       而即便说是为了挣钱,也没有错。孔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向往美好的生活是人之常情,关键是否通过正当劳动获得。民办园长响应国家号召,通过正当合法劳动,通过呕心沥血为孩子健康成长服务,得到一定的经济回报,过上体面的生活是完全正当的。

       通过既往的调研,发现真正通过办幼儿园挣了大钱的人真是少之又少,绝大多数只是温饱而已,更多的后来者是入不敷出、负债经营。疫情当中孩子不入园,公办园不用为教师工资、生活发愁,但同样为是为孩子服务的民办园老师要为工作和生活发愁。我认为,疫情当中,公办和民办教师应该享有同等待遇。

       帮扶政策应该从民办学前教育办学者的办园本质出发,从他们95%以上的绝大多数出发,从我国的国情出发,国家是时候出台帮扶民办园的政策了,帮助他们渡过难关。因为得不到政策帮扶,或将有近以万计的民办园破产,目前我国的学前教育学位还不足,大量民办园关闭,会加剧学位短缺,最终会影响学前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导致大量儿童无学可上。

       建议国家出台专门对民办园量身定制的帮扶政策,有利于各个部门执行政策的一致性、整体性,有利于克服民办园既是“社会公益性”又是“民办非企性”、实际确属经营性的多元属性带来的不确定性,有利于解决他们在接受政府帮扶中被“踢皮球”的尴尬境地。

       建议政府对民办园的经济支持以在园幼儿数量为基本标准,打破以幼儿园的经济所有制为标准的界限,打破以民办园分类现状为出发点的界限。凡是民办幼儿园都应该得到政府帮助,凡是疫情前正式在册的民办幼儿教师应该统一发放一定数量的基本生活补贴。

        建议政府对民办园使用场地租金的支持不以场地产权为标准,只要是民办幼儿园都应该得到一定的支持。所有普惠园一律免除房租,普惠园使用小产权场地的资金困难由地方政府解决。

        建议金融机构明确对于民办园优惠贷款的专有政策。同意用幼儿园信誉申请贷款,可以把举办的幼儿园作为贷款抵押物,放宽贷款中对贷款人年龄和相关条件的限制,支持民办园贷款自救。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学前教育是终身学习的开端,是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重要的社会公益事业。办好学前教育、实现幼有所育,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党和政府为老百姓办实事的重大民生工程,关系亿万儿童健康成长,关系社会和谐稳定,关系党和国家事业未来。”这是制定对民办园支持帮扶政策的出发点和归宿。

       一切都是为了民族强盛的希望!

       一切都是为了祖国美好的明天!



作者:杨志彬 系万博登录注册原副会长、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第二届理事长



责任编辑:杜小娟

分享: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

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